对产业研究有高度的认同感
作者:乔林生  2018/2/8 20:44:03  来源:原创  浏览:1387

   ——专访中粮期货菜系分析师阳林钦



   提要


   阳林钦认为,她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期货分析师,特别是成为一名郑商所菜系高级分析师,离不开对产业研究的高度认同感,即认可产业研究会创造价值,认可产业研究是值得投入的事业。


   2011年,阳光灿烂的阳林钦在中央财经大学完成了学业,为金融专业毕业生,她选择进入期货公司从事商品研究。回顾近8年来商品期货研究工作的点点滴滴,她认为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期货分析师,特别是成为一名郑商所菜系高级分析师,离不开她对产业研究的高度认同感。
   静下心来做研究
   在管理心理学中,认同感是指群体内的每个成员对外界的一些重大事件与原则问题,通常能有共同的认识与评价。这主要是由于各成员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彼此间存在一致的利害关系。有时尽管群体认识不一定符合事物的本来面貌,但是每个成员都能信以为真。认同感尤其在个人对外界事物信息不灵、情况不清、情绪不安时,会强烈地影响个人的认识。阳林钦认为,对产业研究的认同感是成为一名优秀期货分析师的基础,即认可产业研究会创造价值,认可产业研究是值得投入的事业。
   人们都说金融行业是个浮躁的行业,作为一名金融专业的毕业生,阳林钦也曾有过“这山望着那山高”的研究历程。相对期货市场而言,在股票市场、债券市场的研究中诱惑很多,但是她最终坚持沉淀下来,静心做研究。她告诉期货日报记者,一路坚持下来,她受到过很多前辈的启发,如对产业研究的热爱和认同感使得前辈们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研究中。与此同时,随着她对研究越来越深入,逐渐获得市场认可,研究结论得到市场验证,她对产业研究的认同感也越来越强烈。有了这份认同感,她才真正体会到做研究的乐趣和价值。
   先有框架后有分析
   框架之于产业研究好比森林之于树木,要判断某一树种受灾对整片森林的影响,首先要了解这片森林的构成,否则难免人云亦云。油脂油料产业链复杂,不同品种之间、国际国内之间互相联动,如何做到融会贯通,阳林钦认为第一步需要梳理研究框架。
   她向期货日报记者举例说,例如菜油,纵向来看,菜油是菜籽压榨的产品,那么全球菜籽、菜油、菜粕的主要生产国、主要消费国、贸易格局如何呢?通过梳理国际市场菜籽、菜油、菜粕的供需框架就能得出结论。其中,了解全球菜籽供需主要分析加拿大市场,而非欧盟市场;国际市场菜籽贸易主要是为了满足油的需求,而非蛋白的需求等。横向来看,豆油、棕榈油、菜油在消费端互相替代,所以菜油的分析并不能独立于其他两个品种。例如,印度作为植物油消费大国,是全球植物油进口量最大的国家,主要进口棕榈油、豆油、葵花子油和菜油。据统计,2016/2017年度印度约进口植物油1550万吨,并且消费每年保持5%左右的增长。“虽然菜油并非其主要进口品种,但是印度进口棕榈油、豆油的节奏会显著影响到棕榈油和豆油的价格,进而影响国际豆油和菜油之间的价差,以及豆油和菜油的消费。”阳林钦分析说。
   搭建供需平衡表
   有了分析框架之后就能搭建供需平衡表,再运用供需平衡表辅助分析师进行分析。“事实上,供给和需求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所测算的变量对供给和需求影响的弹性。”阳林钦告诉记者,就目前而言,油脂油料的供需平衡分析方法已经谈不上创新,近两年平衡表中的核心数据也并非行业秘密。因此,供需平衡表只是辅助分析工具,市场分析的核心依然是逻辑和对产业的理解。例如,油脂油料分析中最常用的逻辑分为以下几种:类比分析,也就是从历史上找相似年份进行分析;季节性分析,产业链的上游是农作物产量,下游是豆粕和油脂的消费,都具备很强的季节性规律;价差分析,油脂消费之间有很强的替代性,库存走势影响价差走势,价差运行到极端水平也会反作用于消费。
   培养研究大局观
   阳林钦表示,分析师对产业研究有强烈的认同感后,要沉浸到产业中去,有完善的分析框架,严谨的分析思路,意味着分析师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在这个基础上,研究的进一步发展需要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即培养大局观。大局观就是坚持到最后,不惜代价获取最终的胜利,不因局部胜负而耽误全局胜负。没有大局观,分析师可能就被淹没在无尽的数据和信息中,为了准确把握市场的每一个小波动而精疲力尽,但是最终收获甚浅。然而,当分析师开始思考产业链上的大问题时,无论是服务实体企业,还是服务机构客户,都能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然而,大局观并非一蹴而就,阳林钦从业近8年来,前面5年是埋头积累,最近3年才开始抬头去思考大局。比如,如何分析进口大豆的压榨利润,通过分析未来国内豆粕库存走势、国际大豆供需、压榨利润的季节性规律、进口大豆升贴水等问题得出结论。虽然未来进口大豆压榨利润是好转还是恶化,结论未必每次都正确,但是已经达到了一个优秀分析师应该具备的素质。
   她告诉期货日报记者,更高层次的分析师要去思考产业链的矛盾和变迁,包括全球主要进口国和出口国之间的供需压力、国内进口大豆压榨产业的变迁。例如,在主产国大豆产量连续丰收的背景下,产地之间出口市场的竞争会加剧,相对而言,主要进口国则能自如地掌握进口节奏,这主要体现在进口利润上,是我国的进口大豆压榨利润整体出现了好转。“与此同时,国内豆粕市场普遍推行基差合同,加之相对饲料企业而言,油厂越来越不具备信息优势,所以近两年饲料企业踩错节奏的时候越来越少,这也意味着压榨利润出现异常波动的概率越来越低。”阳林钦说。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来源:“期货日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期货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期货日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打印文章 】 【 收藏文章 】 【 关闭窗口 】
按日期查阅
<<2020年10月>>
27282930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关于报社
通讯地址:郑州市郑东新区商都路100号建正东方中心D座8层
邮政编码:450008
编辑部电话:0371-65613080
广告部电话:0371-65612750
发行部电话:0371-65613818
办公室电话:0371-65613120
中国期货网电话:0371-65611275
国内统一刊号:CN41-0082
 

期货日报网QQ交流群: 141896004(能源化工一) 162392246(能源化工二) 161652943 (农产品) 90977191(金属) 108718876(分析师群)

69511486(股指期货群) 158968638(黄金群) 186750572(有色金属) 81840197(豆类棕榈油)

期货日报 期货日报网 版权所有
豫公网安备 41010702002005号 豫ICP备13022189号